怡秀同城

搜索
怡秀同城 首页 今日头条 教育培训 查看内容

红楼梦周瑞家的:市井气与人情味并存的世家豪奴

2020-5-25 09:48| 发布者: 我的情绪在拉扯| 查看: 688| 评论: 0

摘要: 周瑞家的,是贾府的仆妇。在《红楼梦》里,凡是称呼为某某家的,都是指某某的媳妇。如张材家的,就是张材的媳妇。吴新登家的,就是吴新登的媳妇。而周瑞家的,就是周瑞的媳妇。这个媳妇还是王夫人的陪房,说明她在出

周瑞家的,是贾府的仆妇。在《红楼梦》里,凡是称呼为某某家的,都是指某某的媳妇。如张材家的,就是张材的媳妇。吴新登家的,就是吴新登的媳妇。而周瑞家的,就是周瑞的媳妇。这个媳妇还是王夫人的陪房,说明她在出嫁前是王夫人的丫头,她是王夫人从娘家王家带到夫家贾家来的,后来因为嫁给了周瑞,所以在书里被称为周瑞家的。



作为贾府的仆妇,周瑞家的算是个性被描绘得较为丰富和全面的一个,人物形象比较突出。因为是太太王夫人的陪房,且心性乖滑,所以在贾府她很能讨好主子们,也颇有几分体面。

在贾府里,尤氏、凤姐、宝钗、宝玉等见了她,还会谦恭礼貌地喊一声“周姐姐”,可见她在贾府不仅有身份,而且很混得开。而赖嬷嬷和刘姥姥喊她“周嫂子”或“周大娘”,则是出于她们各自的年龄和身份差异。从年龄来看,周瑞家的应该和王夫人相仿,相差不大。她一儿一女均已长大成人,她左不过也是四十上下的妇人。

作为一个豪门奴才,周瑞家的在府里府外、人前人后,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也同样是不同的嘴脸,而这最能证明人性的多面,有好有坏,不一而足,但却最为真实贴切,在生活中这样的人比比皆是



一、不忘恩

和贾府主子们所享受到的富贵相比较,周瑞家的显然还只能算是个稍有体面的奴才。但是和刘姥姥这样的平民百姓相比,周瑞家的却不仅有权力、有身份、有体面,更有金钱。

当求告无门的刘姥姥找到周瑞家的时,周瑞家的在她面前,是有足够的显摆的权利。但她猜到刘姥姥的来意,也想到往年她丈夫争买田地时,多有刘姥姥的女婿狗儿相助之力后,就不仅不拒绝刘姥姥,更是一力帮她,又是使眼色,又是拉开话茬提醒她回凤姐话。脂批曾评:在今世,周瑞妇算是个有情不忘的正人。

只见周瑞家的回来,向凤姐道:“太太说了,今日不得闲,二奶奶陪着便是一样。多谢费心想着。白来逛逛呢便罢;若有甚说的,只管告诉二奶奶都是一样。”刘姥姥道:“也没甚说的,不过是来瞧瞧姑太太、姑奶奶,也是亲戚们的情分。”周瑞家的道:“没甚说的便罢,若有话,只管回二奶奶,是和太太一样的。”一面说,一面递眼色与刘姥姥。刘姥姥会意,未语先飞红了脸。

和贾雨村对比,周瑞家的已经非常不错。贾雨村是能恩将仇报之人,也是能把利用完了门子远远打发的人,周瑞家的却肯念及往日的恩惠,与人方便,且真心实意地帮助刘姥姥,这便让她的为人有了几分可亲可敬之处。

二、爱显摆

在帮刘姥姥时,周瑞家的既是考虑到往年得了狗儿相助之力,又想要显摆自己的体面。

正所谓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这周瑞家的和刘姥姥原本在王家认识,那时她是王家的丫头,应该没有如今这么大的权力和体面。在跟着王夫人嫁到贾家后,因是陪房媳妇,又在奴才堆里扎根干了几年,站稳了脚跟,所以她有意让刘姥姥知道自己如今的体面和身份,想要显摆显摆。

“姥姥,你放心。大远的诚心诚意来了,岂有个不教你见个真佛儿去的论那人来客去回话,却不与我相干我们这里都是各占一样儿……我只管跟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皆因你原是太太的亲戚,又拿我当个人,投奔了我来,我就破个例,给你通个信去。但只一件,姥姥有所不知,我们这里又不比五年前了。如今太太竟不大管事,都是琏二奶奶管家了。你道这琏二奶奶是谁,就是太太的内侄女,当日大舅老爷的女儿,小名叫凤哥的。”

两个“我们这里”,都是周瑞家的在告诉刘姥姥这豪门大户的规矩。这番话给刘姥姥一说,也是想让她知道这趟亲走得不容易,贾府规矩也多,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得了贾府的门的,让她珍惜见太太、奶奶的机会。

这番体面,周瑞家的在刘姥姥跟前一显弄,她里子面子也都赚得足足的了。



三、包打听

中年妇人周瑞家的,在贾府里外上下游走,于是习惯了打听各种事情,就像个“包打听”,这也是自古至今所有中年妇女的通病。而她打听来的消息,既丰富了阅历,也让她多了很多谈资,增添了生活的趣味。

送走刘姥姥后,周瑞家的到王夫人跟前回话,因王夫人在和薛姨妈说家常话,周瑞家的不便惊动,就到里间来,见薛宝钗在做针线,于是和宝钗闲聊。

这前后,她就打听了两件事:一件是薛宝钗的病和药方,一件是香菱的身份和来历。

和宝钗闲聊,是周瑞家的没话找话说起来的:“这有两三天也没见姑娘到那边逛逛去,只怕是你宝兄弟冲撞了你不成?”宝钗只好告诉她,是自己的病发了。所以不曾出门。但周瑞家的“包打听”,想要知道这病症和病方,她想到的是可以扶危济困、帮助世人。

周瑞家的因问:“不知是个什么海上方儿?姑娘说了,我们也记着说与人知道。倘遇见这样的病,也是行好的事。

到底是妇人之见,她大概以为凡是类似病症,都可以试试宝钗的药方。且不说治病服药要望闻问切、对症治疗,就是这样包打听说个药方儿,有时还容易好心办成坏事了。但不管怎么说,周瑞家的能存这个心,倒说明她至少还是个热心肠的人。

她打听的第二件事,就是认识香菱。

到梨香院门前时,周瑞家的就看到金钏儿和一个小女孩在玩。在王夫人跟前交代完事情,出房门时,她顺便问了下金钏儿,才知道是这就是临上京时买的那个女孩,叫香菱。

周瑞家的拉着香菱的手,当面细问了问香菱的身世,香菱却都不记得了,周瑞家的和金钏儿听后,倒不免伤感叹息一回,可见其人尚且宽厚良善。



四、隐忍和沉默

要说以上几件事,引进刘姥姥、和宝钗话家常、感叹香菱身世等都能印证周瑞家的充满人情味儿、和善友好的一面,但接下来送宫花给黛玉的一个情节,则让周瑞家的被迫选择了隐忍和沉默。

周瑞家的到王夫人跟前回话,薛姨妈就想起那宫花,让周瑞家的顺便带去。周瑞家的按薛姨妈的吩咐逐一送到。到林黛玉这里时,因为那花只有最后两只了,且别的姑娘们都已有了,黛玉心中不悦,就说:“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周瑞家的听了,只能“一声儿不言语”。

要知道,这一天,她先是靠自己的热心和体面帮了刘姥姥一个大忙,得了刘姥姥的千恩万谢。送走刘姥姥之后,到梨香院,宝姑娘见了她就“满脸堆笑”地让座,还和她客客气气地讲了许多家常话,这是主仆间多和谐友好的一幅画面。在凤姐、迎、探、惜处,她也顺顺畅畅,未曾碰壁,还在急匆匆赶来的女儿面前露了点本事,这是她过得多么舒适得意、充满成就感的一天。

唯独最后到了黛玉处,只因黛玉问了送花的情况,就冷笑地讲了这么句话,想必周瑞家的心中就如兜头被一盆冷水泼了过来,前面的得意和满足早已荡然无存。可即使她身为太太的陪房媳妇,在这位主子小姐面前,还真不能怎么着,唯有选择隐忍和沉默。



五、心性乖滑、溜须拍马

前面说的几件事,大多是周瑞家的和善友好的一面。但身为豪门奴才,她也难免有心性乖滑、溜须拍马的一面。这就是人性,真实而多面化

贾母做寿时,因尤氏进大观园来,有两个婆子讲话没规矩。又有丫头碰到周瑞家的,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周瑞家的。周瑞家的听说此事,就起了“生事”的心——贾府的婆子媳妇在这个方面,还是很有本事的。

可巧遇见周瑞家的,这小丫头子就把这话告诉周瑞家的。周家的虽不管事,因他素日仗着是王夫人的陪房,原有些体面,心性乖滑,专管各处献勤讨好,所以各处房里的主人都喜欢他。他今日听了这话,忙的便跑入怡红院来,一面飞走,一面口内说:“气坏了奶奶了,可了不得!我们家里,如今惯的太不堪了。偏生我不在跟前,且打给他们几个耳刮子,再等过了这几日算帐。”

周瑞家的此举,动机有两个:一是借机讨好珍大奶奶,二是想“干点事儿”,整治整治家里那些惯得不像的下人。所以,一件不大的事,就这样被她弄大了。因为她要显摆自己的能干和权力,原文写到周瑞家的这样处理此事:

“这还了得!前儿二奶奶还吩咐了他们,说这几日事多人杂,一晚就关门吹灯,不是园里人不许放进去。今儿就没了人。这事过了这几日,必要打几个才好。”

“奶奶不要生气,等过了事,我告诉管事的打他个臭死。只问他们,谁叫他们说这‘各家门各家户’的话!我已经叫他们吹了灯,关上正门和角门子了。”

这件事,她除了口头这样说,还在凤姐跟前“煽风点火”:

“这两个婆子就是管家奶奶们时常我们和他说话,都似狠虫一般。奶奶若不戒饬,大奶奶脸上过不去。”

凤姐听闻此事,只是让人记上这两个婆子的名字,等过了这几天,叫人送到那府里凭珍大奶奶开发。可周瑞家的听后,私自命一小厮到林之孝家的去传话让她进园来见大奶奶,一面还自作主张地命人将这两个婆子捆了起来,交到马圈里去派人看守。

周瑞家的为何要这样做呢?原文说了,“素日因与这几个人不睦”,因此借机报复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是,那被捆的其中一个婆子的亲家母到邢夫人跟前去求情,邢夫人心中不满,又加之其他事情,因此心中恶绝凤姐,于是故意在晚上人散时,当着许多人的面,向凤姐为那两个婆子而求情。

在古代,婆婆当众向儿媳妇求情,这是向众人暗示媳妇不孝或强势霸道无礼,也是对未犯错的媳妇的一种无故羞辱。邢夫人此举,意图故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凤姐难堪。最后凤姐被邢夫人、王夫人等人的行为气哭。而这件事,和周瑞家的脱不开干系,这也是她人性中不善的一面。



六、豪奴的放肆

另有两件事,可以看出贾府豪奴周瑞家的那“豪气”的一面。

周瑞家的给姑娘们送宫花那次,正巧碰到她女儿打扮着从婆家过来。周瑞家的也猜着女儿现在跑过来肯定有事情。原来,因为她女婿多喝了点酒,在外头跟人起了纷争,被人告了,说是要递解还乡。所以,她女儿才来求周瑞家的,看找府里哪位太太奶奶帮忙才能了事。

周瑞家的听了道:“我就知道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且家去等我,我送林姑娘的花儿去了就回家来。此时太太二奶奶都不得闲儿。你回去等我。这没有什么忙的!”他女儿听说,便回去了,还说:“妈好歹快来。”周瑞家的道:“是了。小人儿家没经过什么事的,就急得你这样了。”

看看周瑞家的口气:“这没有什么忙的!”、“小人儿家没经过什么事的,就急得你这样了。”

可见,在她看来这类事情只是区区小事,而她“仗着主子的势利,把这些事也不放在心上,晚间只求求凤姐儿便完了”。扎根贾府多年来,这类事情想必她也经历了很多,所以不当一回事。正是背靠大树好乘凉,有了豪奴的身份和地位,想来周瑞一家少不得也是做了些仗势欺人的事的。

上面说的是她女儿的事,下面要说的则是她儿子的事了。

周瑞家的儿子,似乎不太成器。据凤姐说,她过生日那天,里头还没喝酒,周瑞的儿子就先喝醉了,而且坐在外头骂人,不把送的礼带进来。他跟着小幺们往里抬东西,还失了手,撒了一院子的馒头。彩明来说他,他反而把彩明给骂了一顿。可以说,这些事都是连环事件,所以凤姐执意要把他撵出去。

正巧赖嬷嬷到凤姐处来,看到周瑞家的,又想起这件事来,就问凤姐周瑞家的儿子犯了什么事,为何要把他撵出去。凤姐说了缘故后,赖嬷嬷劝凤姐,只打骂教导就行,因他是太太的陪房,不看在他娘的份上,还得看着太太的面子上,留着他。因了赖嬷嬷的面子,凤也听从了建议。

从这两件事,可以窥见这些豪门奴才,要么是仗着豪奴身份惹是生非,要么是依靠主子的权势为自己谋取私利、摆平官司,也许在百姓眼里,他们就是那种不好惹也惹不起的人

七、短浅的眼光

同样是贾府有头有脸的仆妇,赖嬷嬷家和周瑞家有些交集,赖嬷嬷为周瑞家的儿子求过情。

赖嬷嬷在贾府鼎盛时期不停积攒实力、深耕细作,到赖家第三代,已脱离奴籍,为家族的长远发展创造了充分的条件。而周瑞家的显然不具备赖嬷嬷的眼光和格局,即使贾府不败落,她恐怕也很难为家族谋求一个长远的发展。

原因在于,赖嬷嬷教子有方,赖家扎根贾府,相对而言全家人都比较务实。赖嬷嬷教育起子孙来,颇有自己的一套正统理念,她要求子孙好好惜福、安分守己、尽忠报国、孝敬主子。她深知小孩子们全要管得严才好,以免他们偷空就闹出乱子来,让大人操心,在外头被人说是仗势欺人,还连累了主子的名声也不好。而她自己也时常把儿子给叫来骂一顿。可知她是个非常明事理的老人家,她的行事风格应该是帮理不帮亲。

而这点显然是周瑞家的所缺乏的。女儿女婿在外头遇到事儿了,她不问青红皂白,也不当一回事,只觉得晚上求求凤姐就完了。儿子犯了那么多过错,她跪下给凤姐磕头求情,却不曾想这中间有儿子的过错,而她有教育惩罚儿子的责任。这是帮亲不帮理。

既然教子无方,这就注定了她的子孙很难赶得上赖嬷嬷的子孙。即使贾府不败,她也不可能成为下一个赖嬷嬷。



八、结语

周瑞家的心性乖滑,在主子面前喜欢充能卖好、溜须拍马,同时借由自己身份蝇营狗苟、谋取利益,不时还在贾府里“引风吹火”、“站干岸儿”。

凤姐处理尤二姐的事,周瑞家的几乎全程参与,知晓内情。起先,除平儿外,众媳妇、丫头都“言三语四,指桑说槐,暗相讽刺”。后来,尤二姐在贾府上下作践下“要死不能,要生不得”,最终毙命。这中间的口舌是非,想必周瑞家的恐怕没少说风凉话踩尤二姐。于刘姥姥而言,她做了件好事;于贾府外的人而言,她可能仗着主子势利欺人了——谁知道到底是他女婿“被人放了邪火”,还是他们一家仗着权势给别人“放邪火”呢?

人性复杂,大善大恶之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就像周瑞家的一样,既无大善,也无大恶,多的是一种市井气息,其间还夹杂着人情味儿,说不上多好,但也说不上多坏


来源:腾讯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