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秀同城

搜索
怡秀同城 首页 今日头条 教育培训 查看内容

五首情诗展现薛涛对元稹五个层次的思念,那个女人太想得到婚姻了

2020-5-25 09:48| 发布者: 我的情绪在拉扯| 查看: 556| 评论: 0

摘要: 薛涛的情诗展现五个层次的思念,那个女人太想和那个男人结婚了薛涛是唐代著名的女诗人,被称为“扫眉才子”、“女校书”,不仅在中国文学史留下了一笔,还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有意义的文化遗产:住在浣花溪旁的望江楼,

薛涛的情诗展现五个层次的思念,那个女人太想和那个男人结婚了

薛涛是唐代著名的女诗人,被称为“扫眉才子”、“女校书”,不仅在中国文学史留下了一笔,还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有意义的文化遗产:住在浣花溪旁的望江楼,在楼房的薛涛井汲水制作薛涛笺,死后葬在薛涛墓。今天成都还遗留有望江楼、薛涛井、薛涛墓,这些遗迹和杜甫草堂一样有名,她的诗作、传说故事至今仍为人们口耳相传,当地还借助她的名号生产了薛涛酒。

薛涛本是一名乐伎,却成为一位在当时和后世受人关注的女诗人,是和她的才华以及传奇经历分不开的。



薛涛在写给元稹的《寄旧诗与元微之》中提到“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由此可见诗人自己认为在诗词中表达细腻的感情是她的特点。而最能表现她细腻风格的诗就是她的爱情诗,多表现对恋人的思念及对纯洁爱情的渴望。

薛涛是一位禀赋奇高的才女,被元稹、刘禹锡、王建等人赞誉,节度使武元衡上表奏请朝廷封其为校书郎,只因女儿身没能实现,但一时传为佳话。如此才女,肯定自视甚高,也许在薛涛眼里只有与元稹这样的才子结合,才能满足她琴瑟和鸣的婚姻憧憬,但现实是元稹即使未娶,也会因社会舆论、世俗成见而不去选择她这样曾为乐籍的女人为妻。

所以,薛涛和元稹从一开始就注定就不会有结果,但是薛涛还是大胆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但这段感情带给薛涛无尽的思念,无尽的痛苦,一直到暮年……



有爱在不惧别离

薛涛和元稹在一起了,别人是郎才女貌,他俩却是:郎才女貌,女才郎貌,简直就是二的平方。热恋中的人难免会头脑冲动,会存在一些不合实际的幻想,薛涛是这样,元稹可能也是这样,可能给了薛涛某些承诺。

因此,薛涛此时是幸福的,她是那样的相信爱情,即使在她和元稹分离时,也相信只要有爱在虽隔千里,亦如眼前。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

在与元稹分别时,她写下这首《送友人》,“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诗中的千里自今夕,说的是从今夜两人就见不到了,和隔了千里没有什么区别,正所谓人隔千里,自今夕始。

但是在千里自今夕之前诗人又加了谁言二字,做了转折,语义大变,谁说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就相隔千里了呀?

不然呢?离梦杳如关塞长。

分离后,我的梦会像遥远的关塞一样长,在梦中我会和你相会的!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就是薛涛对元稹思念的第一个层次,有爱在,不惧别离,梦也是美好的。

陈王可以和美人隔千里兮共明月,薛涛怎么不能为元稹离梦杳如关塞长,而且陈王和美人只有明月可共,薛涛和元稹不只有梦,还有情。

当然,这只是热恋中薛涛自己的想法,很快她就知道这种思念,真的只是梦而已……



只羡鸳鸯不羡仙

刚与恋人分离的薛涛,依然沉浸在幸福中,看到什么都是美的,看到什么都是双的,在荷塘边她又看到了一对水鸟,它们成双成对出入水面莲叶间,共同捕虫养育幼鸟。有感而发,作成《池上双鸟》一首: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看到了水上的鸟都成双成对,不禁憧憬自己的幸福,诗人最难忘记的是池上双鸟同心协力抚育幼雏,“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由鸟及人,诗人也渴望有一个段婚姻,一个家庭,一个自己的孩子,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同心协力。



结过婚的女人应该更能理解这种心情,很多人在和自己老公热恋时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嫁给他,给她生个孩子。薛涛此时的想法应该也是如此。看水鸟的那个女人,太想嫁给她思念的那个男人了。

“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构成了薛涛对元稹思念的第二个层次,爱他,只想嫁给他。

如果要表达薛涛此时的心境,没有比“只羡鸳鸯不羡仙”更贴切的了……



想你却不在身边

与元稹分别后,薛涛制作了一种红色的信笺,每天在信笺上写下自己的思念,这种信笺后来也被好事者称为“薛涛笺”。

转眼分别就已经一年了,在信笺上写下自己思念的薛涛也由当初的幸福满满到现在的泪湿红笺,当初自信满满不惧别离的她已经开始怨恨别离。更要命的是她开始害怕,害怕她和元稹的感情像襄王会神女一样,只是一个美丽的邂逅。



因此,她对着盛开的牡丹花,说出自己对恋人的思念,就是这首《牡丹》诗:

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

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

传情每向馨香得,不语还应彼此知。

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

“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是薛涛对元稹思念的第三个层次,就想见到你,和你黏在一起,恨不得绑在你身上,一刻也不分离。

此时的薛涛,心中充满了不安,也许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就是,来到恋人的身边……



但愿长梦不愿醒

相信很多睡眠不好的朋友都有感受,稍微一点的声音都会打扰自己入睡。薛涛也是这样,与恋人的长期分离让她食不甘,睡不香。连泉水声响起都让她难以入睡,所以写下了《秋泉》一诗:

冷色初澄一带烟,幽声遥泻十丝弦。

长来枕上牵情思,不使愁人半夜眠。

前两句写泉水如烟似雾,幽幽的声音像琴弦上弹出的曲子如泣如诉。后两句写了这种声音牵动着作者的情思,半夜也不能安眠。

诗中描绘了秋泉的“色”、“声”,还有半夜依旧不能入眠的“愁人”。“人”的不眠是色如清烟、声如琴弦的秋泉惹的祸吗?当然不是,“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王国维《人间词话》),是诗人移情于泉水,又责怨泉水搅动了自己的愁肠。



其实,愁本发自诗人内心,只不过“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愁难以消遣罢了,薛涛在发泄自己的愁苦的同时也在倾诉着内心无尽的委屈与不满。

可以说,“长来枕上牵情思,不使愁人半夜眠”,是薛涛对元稹思念的第四个层次,日日牵挂的情思和离愁,才是她不能眠的原因。

薛涛此时对元稹还是思念的,但是这种思念已经不能给她带来幸福感,更让她发愁的是她的未来,她的世界里还会有元稹吗……



年年思君不见君

等待一年又一年,思念一年又一年,慢慢的把希望等成了绝望。薛涛在《春望词》里就表达了这样一种心态。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春望词》是四首联章诗,在第一首,诗人发出了“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的感慨,鲜花盛开,春光烂漫,良辰美景,本该与恋人同赏,可是诗人却孓然一身。



然后,作者层层递进,将自己的苦闷写出。薛涛渴望爱情和婚姻,她精心编织的同心结,虽然见不到恋人,但心里得到一点宽慰,愁情稍解,但是又听到春鸟的叫声,真是应了老杜的那句诗“恨别鸟惊心”呀,再想想自己以前看过的在水上忙碌的双鸟,短暂消失的愁又回来了。

接下来“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老去的不光是风与花,还有自己的容颜,可嫁出去的日子遥遥无期。“空结同心草”一个空字道出了作者的失落。

诗人此时已经无法面对满枝的花朵,她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镜子流下了眼泪,将无法排遣愁苦化作无声的啜泣。



这里“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成了薛涛对元稹思念的第五个层次,花开花落又一年,时光在流逝,作者的年华也在虚度,花开时相思,花落时也相思。自己的相思之苦谁能知道?

作者已经麻木,思念虽是常态就像花开花落一样,但那个人的形象却越来越模糊……


来源:腾讯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